美文一生励志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美文佳作 >搞笑文章 >

青春行

   
  从厦门回来后,松子和一村免不了挨了家人一顿说,不过毕竟都还是孩子,说说也就罢了。俩人就一直在家待着,等着过年。

  去厦门最初的愿望没能实现,这让松子倍感憋屈,总想再到外面去。

  在农村,过了正月初五,热闹劲也就差不多过去了,生活又开始了重复着无聊,松子那颗不安的心躁动得更厉害了。挨过十五,松子就跑到一村家,撮使他一起再出门去打工。

  一村联系了几个同届的同学,有个刚上上海打工的,叫和政。俩人也没问他在上海做什么,只问想要去投靠他,行不行。和政兄弟满口答应,赶紧过来,工作不是问题。俩人就各自回家跟家里人说去了。家人也都知道和政,大家都是同村人,去就去呗,也没啥好担心的。

  两人收拾了行李就去搭火车,刚好春运也没结束,车上挤的要命,坐的地方也没有,俩人都是第一次乘坐火车,到了上海,人都快瘫倒了。到了地儿,和政兄来接。松子一问他在上海做什么,妈的,一问才知道这小子竟然没工作。过了年和政来上海找另一同学,没来两天他的这位同学就去广州投奔他表哥去了。接着就自己一人一直在上海溜达找工作了,前两天去一家餐馆上了天班,觉得不行,又不上了。刚好,一村打来电话,自己一个人在上海也无聊的很,就满口答应,让松子他俩过来作伴先了。罢了,没工作就没工作了,找呗。松子和一村倒是不担心,提了行李就同和政回了住所。

  第二天松子三人就一起出门去找工作。大街上到处贴着招聘广告,哥仨个逛了逛,也没进一家店问问招聘情况。反而觉得走累了,不知谁提议,倒是进了一家游戏厅打游戏去了。游戏厅出来,街头的路灯都亮起来了。游戏打的倒是很过瘾,就是钱花去了不少。管他的,三人一合计,先吃饭再说,明天就找工作上班,钱不就有了。

  接下来,三人倒是很认真去找工作了,问了几家有招聘的店面,只是都无功而返罢了。有三家都说没招聘那么多人,只招聘一个或两个,哥仨个又希望能在一起上班,就没答应了。可气的是一家明明窗口贴了招聘广告,松子他们进去一问,竟说招满了。招满了你还贴什么广告,你们这不是骗人吗?松子不满的嚷嚷了几句,被一村给拉了出来。还有一家,在酒店推销啤酒的,一问工资,招聘的人说每月六百块,不包吃住,但有开瓶费提成。一听月工资只有六百,还不包吃住,松子仨个扭头就走,哪管他什么开瓶费不开瓶费的,懒得理他。

  问了一个早上,也没找到一份工作,三人也觉得累了,懒得再问了。路过游戏厅门口,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谁先迈的脚步,又一起进了游戏厅潇洒去了。

  就这样晃荡晃荡,又过了三天,这些天三人倒是过的无忧无虑,只是后面发现手上的钱越来越少了,这几天游戏厅没少进,这才感到性质有些严重起来了,再不上班真的就要断粮了。和政想了想,去当学徒算了,快没钱了。上次问过一家酒店,厨房学徒,包吃不包住,一个月八百块钱,松子三人当时觉得工资低不想干。现在的状况,也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上。

  第一天上班,就从下午五点端盘子端到晚上十二点多,把三人累的够呛。说是厨房学徒,大部分时间却都是在端盘子。闲的时候就让你切冬瓜,老板不知哪里拉来的一小板车冬瓜,没事就让你切,谓之锻炼刀法。今天切片,明天切块,后天切丝。

  端盘子、切冬瓜,就这样三人干了一个星期。身上的钱也发光了,本想向店老板借支点钱花花,老板说刚来几天没办法借。后来和政想了想就找他姐寄了了两百块过来,松子不敢向家里要钱,就打电话给远在广州他姨,也要了两百块钱。他姨知道了他在上海的情况,就让他到广州去,过去学钻石加工的,工资比这高。松子和一村他俩一说,就都答应了。

  主意一定,班也不去上了,三个又没心没肺的打游戏去了,到了傍晚就去找老板结账走人。三个才来一周,现在都要走,还吵着赶紧给他们结工资,老板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就不给工资。三个也耍起流氓来,不给钱,就坐大厅上,陪你耗着,看谁有时间。后面为了营业,就给了钱,而当天没上班,老板给算了旷半天工,也就扣了半天工资,一人给了一百五十块。三人想想也就罢了,反正不待你这了,哥仨有好的地儿去了,就离开了。

  拿来钱,三个倒是没急着奔赴广州,三人算了算去广州的车费,就又在上海玩了两天,然后才去火车站买车票。一到售票处问了去广州的票价格,一张要两百多,一听三个都傻了。当时仨个都觉得火车票比较便宜,到广州应该一张票一百多块钱就够了,没想到要两百多。三人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凑一起,买了票后就只剩下十几块了,真是该死。一看车票的发车时间,三个心又凉了半截,明天早上十点。准备下广州的时候,房子早跟房东退了,晚上住哪啊。妈的,气的松子三个直骂娘。想想也没了办法,就在火车站待一晚了。

  到了傍晚,松子三个肚子就饿了,可身上只有十几块钱,买碗面也不够三个吃啊。再向家里要,又不好意思,而且又是晚上,向谁要钱都是麻烦事。和政想了想,就决定把他姐给他买的三星手机拿去卖,问了好几个路人没人要,直板最便宜的那款,估计现在都停产了。后面问到一人,说五十块,给不给。和政心一横,五十就五十。真他妈的倒霉透了。

  拿到五十块,三个就到火车站旁边的路边摊吃了三碗牛肉面。吃了面,口袋里钱也就所剩无几了,又到另一摊位买了三张新疆大饼,火车上当点心吃,顺带又买了一大瓶雪碧,七喜牌的。

  带了东西就三人又进了火车站,到了晚上才发现,在火车站过夜的人还真不少。到了晚上十二点,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清场,说晚上这不能留人。大厅里没地方去的乘客也不怕这些工作人员,他们过来这边劝说,大家就提起行李跑到大厅另一边;工作人员就跟过来这边劝说,大家就拍拍屁股,提着行李到另一边休息去了。这样来回了几次,工作人员被弄得哭笑不得,又不敢强行驱赶,只得作罢。其实在火车站工作的也大都了解这些过往的乘客,现在二月天,上海外面这么冷,大厅里面还有空调,谁愿出去啊。不过例行工作还是要的,后来这些工作人员也自个下班去了。

  第二天,松子一觉醒来,发现火车站的人已经上班了,周围人来人往,扭头一看,一村和和政还睡的直挺挺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自觉像三个乞丐似的。松子赶紧叫醒了这俩个家伙,看了时间才八点多,扯起新疆大饼配着雪碧,哥仨个开始吃起了早餐。幸好这大饼量足,吃饱了还剩着一大半,松子心想着这样车上不会挨饿了。各自系好装饼的塑料袋,就丢在了行李旁,继续等车。

  看着火车站人潮越来越多,松子三个就移到大厅角落等车。时间随着人潮的流动不觉中也很容易就过去了,忽听喇叭里传来,往广州的乘客请上车的声音,松子三个提起行李就跑。到了火车上,和政问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上来的。一村一拍大腿,恍然,大饼,新疆大饼忘拿了。妈的,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松子骂着就下了车。等跑到刚才休息的地方,地上空空的,还啥大饼,狗日的大饼早不知哪去了,估计给扫垃圾的阿姨扫走了。松子悻悻的回到车上,一村、和政一看松子两手空空的回来,就问了起来。一听大饼没了,两个也无可奈何了。只觉衰透顶了。还好,雪碧放包里,还在。虽然口袋还有几块钱钱,一想去广州也不知松子他姨的地方怎么走,三个就决定留着打电话用,也不敢动用。就这样,松子三个抱着一瓶雪碧,坐上了这见鬼的往广州站的火车。


责任编辑:美文一生

原文地址:http://www.sxdes.com.cn/gaoxiao/114699.html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

最新文章
名牌妻子
傻姑娘
见网友
厚脸皮
走过
老板不识数
分手真快
聪明驴难买
频道总排行
男孩女孩逛街论
小三才是你的最爱
发个笑话给你,直接笑喷
电脑职业病
牛唇不对马嘴
老姜,我在念叨你
搞笑段子集
很幽默的泡妞聊天记录
看猩猩
经典搞笑内涵段子
随机推荐
“夫”字到底怎么写?
看病
我也是明星
笑话
骗子骗子,如此骗子
相亲之非诚勿扰
当防空警报响起
老同学的偶然相遇
最新更新 | 网站地图
美文一生,提供励志、名人名言、优秀文章。 美文一生---受益终生。

 晋ICP备14001891号-1